撑腰

不止是颗菜

首页 >> 撑腰 >> 撑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放肆[娱乐圈]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帝国老公狠狠爱 不一样的美食家 余生漫漫皆为你 这题超纲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为了和谐而奋斗 没出息的庄先生 萌宝来袭:霍少独宠小娇妻
撑腰 不止是颗菜 - 撑腰全文阅读 - 撑腰txt下载 - 撑腰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十九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就像是果冻一样, 软软的触感。

程朔川站在那儿没有动, 只觉得刚刚被她吻过喉结火烧火燎, 而且那种滚烫炙热正在向整个颈部扩散。他没办法说话了。

其实那个吻只是一瞬间, 很快严暖便往后退了两步。

她的脑袋也像是爆炸了一般, 炸成了一锅稀粥, 妈妈!刚刚自己对小冰山做了什么QAQ!

然后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拔腿就往外跑, 跑到自己家门口才发现,钥匙呢,包包呢……

完了, 都在他家。

回过神的严暖只觉得自己脑子瓦塔了,她用额头在自家门上撞了两下,一脸生无可恋!

自己怎么会这么把持不住呢, 竟然亲了小冰山的喉结, 嘤嘤嘤完了完了,早知道顺便亲一下嘴巴呀!小冰山的内心一定是懵逼的, 他一定在想, 这个女人不会是看上他有钱有颜想要抱金大腿吧。

严暖自门板滑落, 坐到地上, 越想越惴惴不安。

像小冰山这种要颜有颜, 要钱有钱,要智商有智商的极品优质男, 一定很多女生追吧。

像自己这种送上门来还搞什么强吻的,他会不会觉得超级不矜持超级嫌弃?哦对了, 自己不止不矜持, 还丑闻缠身QAQ

然后严暖又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应该没有女朋友吧?

是啊,女朋友!

天啦噜,看上小冰山这么久,根本就没想过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不会的不会的,看他那张面瘫脸肯定没有女朋友,除了自己谁敢上啊,而且他家里完全看不出有女性存在过的痕迹,嗯嗯!她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暗示,安慰安慰自己。

正当严暖抱着膝盖忐忑不安的时候,对面的门“啪嗒”一下,突然开了——

她心里一紧,不敢抬头。

然后两只穿着家居鞋的脚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紧接着那人微微弯下腰,朝她伸手。

严暖瞄了两眼,有些不确定。

程朔川:“起来。”

她这才小心抓着他的手站起身,头还是垂得低低的,一脸“我犯了错任由处置”的表情。

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换了身棉质黑T,亚麻色五分裤,只有头发还滴着水,薄唇紧抿。

两人死扛着都不说话,沉默了整整一分钟,还是程朔川先开口:“你,解释一下刚刚的行为。”

解释什么呀,没什么可解释的。

严暖吞吞吐吐想要转移话题,“那个…我……哦对了,我的包还在你家。”

程朔川没被她糊弄过去,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先说清楚。”

“就是…谁让你在家洗澡的,那……”

程朔川挑眉反问,“我不在家洗澡,难道去你家洗澡?”

喵喵喵?严暖眨了眨眼,可以啊,我不介意的。

啊不对,这个不是重点,她一本正经地继续解释,“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家里还有女生在,你怎么能在那个时候洗澡呢,而且洗了澡还穿得那么暴露,那我一时鬼迷心窍也是很正常的啊,你这个叫色/诱。”

“……”

程朔川沉默,被占便宜的是他吧,她这一脸委屈到变形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程朔川,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看我演的电视剧,故意穿那么少来诱惑我,哦对了,还请我吃火锅,说吧,是不是没安好心?”

这一招反客为主很溜啊。

程朔川微敛目光,抿唇不语。

见状,严暖胆子大起来,继续叨叨叨,“你要是喜欢我的话就直说,我可以给你一个追我的机会,我也不是……”

“叮——”

电梯门开的声音让严暖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

阿星走出电梯,一抬头,见两人又在门口说话,有点懵。

这是已经吃完了晚餐,小程总送严暖回家吗?可是小程总头发为什么是湿的,还穿着拖鞋……难不成已经登堂入室过了啊?

想到这儿,阿星不由自主脑补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说话也开始支支吾吾,“姐…小程总,好巧啊,呵呵……”

她举起手中的购物袋以示无辜,“那…那个,我来送东西的,姐,你要的日用品,都齐了。”

两人都望着她,阿星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识趣继续待在这儿做电灯泡,这个电灯泡很快就会变成玻璃渣渣,于是她隔得远远地放下购物袋,就要往电梯里蹿。

严暖忙喊住,“阿星!等等。”

“你帮我开下门……”

嗯……?

阿星回头,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不就在家门口站着么,为什么要她来开门,难不成刚刚出门的时候忘带钥匙了?

她看了看严暖又看了看程朔川,揣着满肚子疑惑,却也没有问,只乖乖上前给严暖开了门。

门开以后,她看到了令她震惊的一幕——

她家暖暖小仙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咻”地一下就溜了进去,然后紧紧把门关上,似乎还有落防盗锁的声音。

而面瘫小程总相当淡定地回头,打开了对面那家的门。

一瞬间,门口就空了下来,只剩她一个人站着,她有些愣,也不急着钻电梯了。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啊,小程总住这儿吗……天啦噜。

***

回到自己家的严暖迅速倒在沙发上,把自己埋进抱枕里。

一世英名……

嘤嘤嘤。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然后“砰”地一声,内心还在哀嚎的严暖又被吓得弹坐起来,头发凌乱。

砰!砰!砰!

落地窗外光影潋滟,夜幕刚刚降临,就有人炸烟花,炸得惊天动地,和搞爆破似的。

吓死个人了,放个烟花而已,严暖拍着小胸脯呼气,吓得她以为是程朔川砸门来了,她趿着拖鞋磨蹭到窗边,什么日子呀,还放烟花,帝都最近不是出了个禁令嘛。

哟哟哟,这烟花不错啊,还是爱心状的,

严暖看了好一会儿,又默默飘回门口,显示器里可以看到门口已经空了。噢,也不是空了,阿星给她买的东西还放在那儿。她做贼似的拉开一条门缝,把袋子拿进来,又赶快合上门。

那么问题来了,程朔川什么时候会来敲门?

自己的包包还在他那儿,里面有钥匙,手机,钱包,这些他不会打算等着自己去拿吧?

等了一个小时,严暖坐不住了。

她从抽屉里拿出备用手机,这才发现,备用手机登不了自己微信,上头也没有程朔川号码,这是上天要她认输啊。

她垂死挣扎了几分钟,还是去敲程朔川的门了。

三十秒,没人理她。

一分钟,还是没人理她。

难道是声音不够大?严暖疑惑,一边按门铃一边喊,“程朔川,是我。”

过了两分钟门也没开,她用备用手机打自己电话,这门太厚实,也听不到里头到底有没有手机铃声。

打电话过去没人接,她又发了条短信,“程朔川,我是严暖。”

如果他拿着手机的话,应该看到短信了吧?

紧接着严暖又打电话过去,果然,这次很快就被接起了。

“程朔川,我来拿包包,你给我开门呀。”

电话那头传来键盘哒哒的按键声,他说:“我在公司,出了点事。”

所以他把自己的包包也带到公司去了啊……

“出什么事了,严重吗?”

“还好。”

还好,那应该不太好吧。

挂断电话,严暖盘腿在沙发上坐了会儿,颇为无聊的刷着微博。刷完一轮后,她在微博热搜看到有一个新话题排在了十几位,是这一个多小时爬上来的,#启程游戏遭黑客攻击#

点进去一看,好多人抱怨今天晚上游戏崩溃了,一登陆就断网,而主要被攻击的三款受众面很广的网游都是启程科技旗下的。

是因为这件事要回公司加班加点吧?

不过这种事不是技术部要做的嘛,他是开发部的呀,他们公司真的好奇怪。

严暖托腮,她想,要不要去他们公司看一下呀,红袖添香什么的……

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他敲个代码又不是写文章,再说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公司上上下下现在应该都忙得团团转吧,那还是不要去添乱了。

她刷新了一下微博界面,又有一个新话题在往上升,#烟花求爱#

咦,是说刚刚外面炸烟花的事吗。

严暖带着好奇心点进热搜话题,然后被辣到了眼睛,某富商耗资百万在帝都上空燃特制烟花向周千惠求婚,excuse me?谁瞎了眼呀。

往下翻了翻,哟西,这通稿真是发得好懒,模板都不知道多做几个,一溜烟儿的统一句式,就差没有明面夸周千惠多么美若天仙多么受欢迎了……感觉有一股子傻气正在溢出屏幕……

她默默关掉手机,坐在沙发上闲得自己瞎琢磨,这一琢磨,她总算是想起了沈思耀今天打电话给她这件事。

沈思耀打电话来是请自己去参加婚礼,而且他还表示,这个建议章亦灵提出来的。

章亦灵说,让她以好朋友的身份去婚礼现场,证明两人是和平分手,两人并没有什么矛盾,也不存在悦动要封杀她严暖的小道消息。章亦灵解释:这样可以稍微平息她被水表圈人士包养,以致沈思耀甩了她的谣言。

沈思耀觉得有道理,说到底还是自己连累了严暖,她现在人气风评都坠落谷底,他也想要帮上一把,所以这才给她打电话,问要不要参加婚礼。

严暖无语,章亦灵这哪是大度帮她啊,分明是想用她来衬托自己的得意吧。

沈思耀竟然还觉得有道理,啧啧啧,他这道行真是浅得不行了,没准儿结了婚真会被章亦灵降服掰直。

参加婚礼什么的严暖倒是无所谓,启程娱乐那边过两天会给她安排一位资深经纪人带她,到时候看看人家怎么安排行程吧,她现在比较关心的是,沈思耀说没给她发微信,那天也没约她见面,那么微信是谁发的?

在他没有约自己出去的前提下,那车祸看上去就更不像是巧合了,岔路不减速也不打灯,明摆着要撞上她,而且还是无牌车。

要同时满足恨她,了解她,了解沈思耀,还能接近沈思耀这四个条件的,她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到有谁,章亦灵……?不会吧,章亦灵也知道沈思耀是gay,跟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干嘛要恨自己,再说了,圈子完全不同,这样做对她来说完全没好处。

一夜无眠,严暖趴在床上翻滚,一会儿在想那些接二连三的糟心事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一会儿又在想程朔川。

第二天,严暖难得起了个大早,不是她想起,而是睡不着,没办法。

明星都是吃青春饭的,红的时候熬夜赶飞机去往不同的地方,还有剧组夜拍,常常会日夜颠倒,一天下来睡不了几个小时。

初初闲下来这么段时间又失眠一夜,她还有些不习惯,贴了张急救面膜,气色才不算太糟糕,不过眼底的黑眼圈还是很明显。

她换了身衣服,打算开车去工作室,可刚一拉开门,就见程朔川从电梯里出来,他看上去状态不太好,低着头,神色困倦又冷淡。

不会是一夜没睡吧。

“程朔川……”

他抬头,轻轻“嗯”了声。

严暖傻傻看着他,未待开口,程朔川就先一步走过来,递出车钥匙,“你的包在车上,自己去拿。”

他说完,就自顾自开门,进去了。

好像很累的样子,声音也有些哑,就连关门的声音都透着疲倦,慢吞吞的。

在程朔川的车里拿了包包,她站在两台车之间犹豫不决,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上楼。

她给阿星发短信,说自己不过去了。

到了楼上,她也不回家,径直敲程朔川家的门。

开得有些慢,他靠着门边,眼睛半阖,唇色淡淡,很困。

严暖走近他,伸手探了探额头的温度,也没有明显的发烫,但是他看上去很不好的样子,不止是累。

“你先睡觉,我给你点份外卖,睡醒了吃。”

严暖推着他进屋子,他刚刚好像就躺在沙发上了,毛毯保持着被掀开的状态。

这怎么行。

严暖不管,把他推回了房间,又帮他盖好被子。

由始至终,程朔川都不说话,也不抗拒,就按她的要求躺在床上。

见他不合眼,严暖站在床边抿着唇。

空气很安静。

程朔川突然微微转头,对她说话,“严暖,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的声音低哑,这句话却问得很认真,好像是印象里,第二次叫她的名字。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些愣怔,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不知道程朔川想要一个怎样的答案,是希望自己肯定,还是希望自己否认。

严暖的眼底有一圈淡青,羽睫微微扇动,眸光闪烁着微不可察的紧张,她攥着衣摆呐呐开口,“…好像是。”

程朔川抬眼看她。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长得很好看,我好像是…有一些喜欢你。”

程朔川还是看着她,半晌“嗯”了一声,“那我睡觉了。”

睡觉?严暖没反应过来,可程朔川还真睡了,没多久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严暖睁大了眼,他这是什么意思,喂!你倒是回应一下本仙女的真情告白啊。

严暖气鼓鼓的看了他半晌,见他是真累,也不再叫醒她,心里虽然在默默吐槽,却还是站在一旁点了个外卖。

程朔川睡得安静,她抱着胳膊看了好一会儿,突然起性,偷偷俯身拨了拨他的睫毛,又吹了口气,就算这样他人也不动,真的好乖呀。

算了,原谅你了。

严暖心里偷着乐,小心地退出了房间。

***

半个小时后,外卖的小米粥就送上来了,还温温的,不过程朔川睡得正香,严暖想,等他睡醒再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好了。

她觉得程朔川有些感冒的迹象,以防万一,便回自己家拿了些感冒药。

他这一觉睡得有些久,严暖坐在沙发上等着,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程朔川醒来的时候,脑子里还回响着那句,“我好像是…有一些喜欢你。”

这是严暖说的,应该不是做梦。

他屈起手指,揉了揉眉心,屋里有些黑,他抬手看时间,发现已经七点半了,是晚上七点半了。

严暖不在。

他掀开被子,起身,走出房门才发现,夜色已经悄悄笼了窗沿。

透过稀薄光亮,他看到餐桌上放着粥,还有几盒感冒消炎药,连白开水都备好了,他端起水,冰凉的触感穿透指尖薄茧。

他顺便踩了一下开关,落地灯光亮起,暖暖微黄,这才注意到,严暖歪着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的头发蓬松柔软,泛着乌黑的光泽。

今天好像是要出门,所以化了淡妆,不过眼底有浅青色,昨晚大概也没睡好。

她的鼻子挺而小巧,樱唇精致,一天没补妆,唇上的口红也已经没了,呈现出原本的淡粉色。

程朔川弯腰,帮她拨开嘴边碎发,手指不小心碰触到嘴唇,软糯的触感让他很快回想起昨天、她主动的那个吻。

***

严暖醒来时已经晚上九点了,迷迷糊糊地,差点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她坐起醒神,灯光淡淡,并没有刺眼的不适,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这不是自己家,这是在程朔川的家,身上还多了一块毛毯,咦,程朔川醒来了吗?

她四处张望,发现程朔川站在流理台前,开着厨房灯,大概是在煮东西。

就在她看过去时,程朔川也刚好回头,发现她起来了。

几分钟后,程朔川端了碗皮蛋瘦肉粥过来,一看就熬得很软糯,比外卖送来的卖相好多了,而且香得让人肚子咕叽咕叽叫。

严暖也不跟他客气,只是她端起来喝的时候还不忘问,“药吃了吗?我觉得你可能感冒了。”

程朔川点点头,坐到对面,打开笔记本。

他好像还有工作要忙,严暖喝完粥,也觉得浑身不太舒服,想洗个澡,便提出要回去了,程朔川“嗯”了声,起身送她。

走到自己家严暖才想起,今天自己表白了,但是程朔川没有回应,不过他煮了粥,也没有赶自己走,那是不是证明他也喜欢自己呀?

严暖一边洗澡一边咬唇,一颗小心脏砰砰直跳,不行不行,她一定要问个清楚。

洗完澡,换上她自认为超可爱的小丸子睡衣,她就非常不矜持的去敲程朔川的门了。

门打开,她在心底默默念叨了好几遍,别怂别怂,于是一闭眼她就直接说了,“程朔川,我喜欢你,那你是个什么态度,不说清楚我睡不着觉,你快告诉我。”

程朔川靠着门,抱起胳膊,夜晚让他周身泛着淡淡倦意,严暖说完就一直看着他,见他不说话,又有点儿没底气地问,“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他“嗯”了声。

他竟然回答了,他有女朋友,严暖的心开始往下沉,就好像是坠入了一个黑洞,沉得不知尽头。

眼圈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泛红。

就在她控制不住要失态的那一刻,程朔川开口,“现在有了。”

她怔怔。

程朔川靠近,双手插着裤兜,突然倾身,侧过头吻了她的唇,很克制的,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紧接着他伸手,去揉严暖的头发,“回去再睡一觉,我还要工作。”

噢…噢……

严暖傻傻地转身进屋,机械化地躺到床上,感觉脑袋一片空白,程朔川说现在有女朋友了,那,女朋友就是自己,他还主动亲亲了。

好玄幻啊,这一定是一个梦,赶紧闭上眼再多做一会梦。

***

次日下午,阿星过来接严暖去工作室。

启程给她安排的经纪人就位了,颓了这么久,团队要就日后的发展制定方案,经纪人也要跟严暖本人对接。

阿星觉得严暖怪怪的,一路上心不在焉,而且会毫无预兆的开始笑,完全是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开电台的情况,她一个人在傻嗨,真的很迷。

严暖的新经纪人是尚阳,圈子里都喊她Sunny姐,她大概快四十岁了,曾经带过人称天王嫂的曾阮,还有已嫁入豪门的偶像剧女王杨婷婷。

Sunny带过的这两个女明星有几个共同特点,一是靠脸吃饭,演技什么的都不咋地。杨婷婷还能专注傻白甜二十年,曾阮干脆是一个大写的花瓶,只在大制作里打酱油,从来不单挑女主戏。

二是很红,就,没什么作品,但红得大众皆知。

最后一个共同点就是嫁得好。

天王嫂曾阮自然是嫁了天王,而且这个天王不一般,直接嫁了陆之山,陆之山可是大陆唯一横扫国际三大国内三金的顶级影帝,虽然曾阮比陆之山小了二十岁,但谁敢说一句她嫁得不好?

杨婷婷也嫁得不错,嫁了几年前风靡娱乐圈的帝都四少之一,家族企业是房地产,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人家随手就是一栋楼一栋楼的送,息影又如何,生小孩之后,公公就直接转了百分之三的股份给她这个儿媳妇当礼物。

嫁入豪门,这可是众多娱乐圈女星一辈子的梦想,什么功成名就,都比不上嫁得好得人一句人生赢家的夸奖来得实际。

与豪门相比,是否是良人都显得不重要了。

因为在娱乐圈这个过于纸醉金迷的圈子里,那些出身平凡的女孩已经看到了阶层的差异,就算自己能赚钱又如何,只有嫁入豪门,她们才可能让自己,让自己的下一辈,实现阶层的跨越。

这两位嫁得好或许跟尚阳关系不大,但没有作品还能红得家喻户晓,这里面一定有尚阳的功劳。

尚阳自己三十多才开始忙婚姻家庭,也有一两年没带过人了,这次是小孩儿跟着爸爸去了美国定居,她才闲下来继续工作。

虽然外面风传她多有手段,不过见到严暖时,她的态度很温和,看上去也就像个白领女性,身上并没有过多凌厉的气势。

两人简单的打了招呼,又在阿星的作陪下聊了聊天。

严暖有些好奇,“Sunny姐,你为什么会愿意带我?”

尚阳似是并不意外她会提这个问题,只笑了笑,“因为启程给的待遇好啊,再说了,我再带一个新人,让她红起来,别人也不会觉得多惊讶,但是我如果把你从泥潭里捞起来,比以前还要红,那不是就证明我的能力了吗?”

“坦白来说,启程是给过我选择的,他们本来想让我带那个…叫杨安安的姑娘。”说到这儿,她略表遗憾的摇摇头,“那个姑娘,有股子不讨人喜欢的傲气,就是,资质并没有达到让她那么傲气的地步。”

杨安安啊,严暖记得,就是跟她一起试雪妖,还抢先拿她衣服的那个新人。

“我特意看了你演的几部电视剧,演技基本是过关的,你的团队我也略有耳闻,感觉你应该是个聪明的女孩,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你资质好,长得特别漂亮,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但缺有特色而且长得特别好看的美女,所以我还是希望跟你合作。”

尚阳的坦诚让严暖很意外,她说话并不拐弯抹角,也没有什么要压人一头的逼迫感,总之,就像跟一个大姐姐一起聊天,很轻松愉悦,重点当然是她夸人夸得这么真诚……经常被人夸好看的严暖都忍不住摸了摸脸。

闲聊了一会儿,尚阳告诉严暖,这几天她会一直呆在工作室,跟工作室的小伙伴完善之后的工作计划,目前最紧要的事情是,要开始接工作了。

跟严暖见面之前,尚阳就向启程争取了几个剧本,只是她目前最中意的还是一档真人秀节目。

这档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方是星城卫视,暂定名为“逃出生天”,是一档真人密室逃脱节目,比较紧张刺激,也比较考验智商,最重要的是,没有台本,发挥空间很大。

虽然目前真人秀百花齐放,新推出一档节目已经不如真人秀兴起最初那般引人注目,但这一档“逃出生天”还算比较有创意,尤其是幕后团队很顶尖,再者播出平台是星城卫视,想来不会缺少关注度。

目前争取这一档节目的人有很多,启程娱乐作为投资方之一,是有一个名额的,只是他们似乎更中意让杨安安上。

尚阳开口跟高层争取这一个名额,高层也有些为难,主要是也不知道节目组会不会愿意要严暖。

尚阳和严暖说这件事,严暖自己也没什么把握,“他们节目既然有野心,那估计不会用我吧?”

“这个你不用管,只要你愿意参加,我会尽力帮你争取。”

严暖点点头,“我虽然没什么综艺感,但是这种节目更考验临场应变能力吧,如果表现好,应该可以翻身。”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见严暖并不排斥真人秀节目,尚阳松了口气,因为她注意到,之前严暖人气很旺,却很少上综艺,更没有参加过真人秀,她还以为严暖是很不想上,现在知道不是那就好办了。

此事商定,首次见面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起身之时,严暖想起件事,“尚阳姐,就是,我前男友邀请我去参加婚礼,想帮我证明是和平分手不是被甩,我该去吗?”

听严暖提起此事,尚阳挑眉。

严暖的事她早就有所耳闻,不过她一向很能分清私生活和工作,对自己如此,对手下艺人也是如此,所以也无意多去干涉人家的私人感情,不过严暖主动提起,她倒是好好思考了一下。

严暖目前缠身的丑闻主要有三件,疑似被水表圈高层包养导致男友发现后甩了她,虚报捐款数额,还有车祸。

这三件事当中,最容易被洗白的就是车祸一事,因为当时的举动虽然失误,但也在可理解的范围之内,之所以事件被扩大化,还是基于前两件的恶劣影响。

如果能洗刷被甩传闻,也就相当于洗刷了被包养的传闻,何乐而不为?

她点点头,“可以去,我不知道你和沈老板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如果他愿意帮你证明和平分手,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严暖比了个“OK”的手势,“那没什么事,我先回家啦,尚阳姐,以后要多麻烦你啦。”

尚阳笑道,“好,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

从工作室出来,严暖也不让阿星送自己回家,而是让她送自己去了启程科技,盖世的下一次拍摄还没定时间,她这会儿去启程科技是干啥?

阿星看她那一脸掩不住的笑意,忍不住开口问,“姐,你去找小程总吗?”

严暖点点头,“对呀,快一点,等会儿路上又堵住了。”

真是奇了,这两人到底什么情况,神神秘秘的。

到了之后,严暖就让阿星先回去,她自己上楼,乖乖到休息室坐着。

程朔川今天五点半下班,她看了好一会儿手机,有些困,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程朔川走进来。

他今天要开会,比平时穿得正式一些,浅灰色的西装在他身上沉稳又妥帖,长得好看的男生果然穿什么都好看,穿西装也能穿出一种禁欲系斯文败类的感觉。

他站在严暖面前,朝她伸手,“走吧。”

严暖摇头,“不,我等了这么久,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

喜欢撑腰请大家收藏:(m.90dy.com)撑腰九零看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菊花开满地 斗罗活久见 我在末世修铁路 虚妄之地 没出息的庄先生 凰妻倾世 红尘红衣人 [综]蝴蝶效应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大国机长:冲上云霄 瓷界无痕 养生小餐厅 大宋猛虎 我有一间白事专卖店 天庭出版集团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倾城盛宠:冷面王爷俏医妃 特种兵:神级选择系统 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小和尚 忽悠混大唐
经典收藏 写文 反攻攻略[快穿]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娱乐圈] 千金归来 撩火 重生小饭馆[藏剑] 人海中的你 伯爵大人有点甜 隐形的他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 江浔 初恋选我我超甜 [娱乐圈]接近爱情 倒春寒[重生] 学霸女神的娱乐圈生活 林视狼顾 这个炮灰我罩了![快穿] 除了美貌我一无所有 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最近更新 弟弟的奇妙冒险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孪生兄弟互换人生[娱乐圈] 八零之美人如蜜 穿成八零异能女 心眼 变小后每天都在被迫卖萌 她真的不好哄 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 言欢 许你余生灿若星辰 万春街 主线已完结[快穿]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 大佬的丫头不好惹 纲吉的悲剧进化史 求你别玩游戏啦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极品渣男[快穿]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
撑腰 不止是颗菜 - 撑腰txt下载 - 撑腰最新章节 - 撑腰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